厦大EMBA官网电话
厦门大学EMBA项目介绍
厦门大学oneMBA
厦大EMBA高管培训
厦门大学EMBA海外留学
厦门大学EMBA俱乐部
厦门大学EMBA资料下载
厦大EMBA官方微博
厦大EMBA官方微信
活动安排表
>
  • 课程试听申请
  • EMBA在线报名
  • 校友信息登记
  • 校友商机发布
  • 开班信息
联系我们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小木桥路365号

手机:18818003906 胡老师

电话:021-61912569

传真:021-64820760

地址:杭州市江干区富春路290号钱江国际时代广场3号楼1707室

手机:18818003906 胡老师

传真:0571-85082711

地址:苏州工业园区金鸡湖大道1355号902室

手机:18818003906 胡老师

电话:0512-67671630

传真:0512-67671601

您现在位置:首页  »  E分享

金沙官网线上投注澳门

近日,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发布

“中国民营经济40年风云人物”名单

永同昌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宗真

上榜了!

永同昌

灰常熟悉的名字

没错,厦门人都知道

今天我们要来说说此次这家厦门的骄傲——

永同昌的故事

厦大EMBA校友陈爱钦

厦门大学EMBA2007级校友

厦门永同昌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陈爱钦

今年9月,永同昌获评“2013-2018年度为光彩事业作出特别贡献单位”

今年9月,永同昌获评“2013-2018年度为光彩事业作出特别贡献单位”

陈爱钦,不是一位好约采访的企业家。

虽然网上关于厦门永同昌集团有限公司的资讯不少,但是厦门永同昌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副主席陈爱钦的专访并不多。因为“我们拒绝花钱让记者写软文”、“抄来抄去的文章没意思,我们不让发”……压在永同昌秘书处的文稿不少,陈爱钦也不大接受采访。陈爱钦在采访结束后对《商汇》记者说:“我喜欢真诚,就像我们做企业一定要讲诚信,记者也一样,你想写我们的东西,你一定要来了解,我真诚地和你们说,你们尽心去写,皆大欢喜。”

几篇陈爱钦的专访中都提到“陈爱钦身上有一种魅力”。记者在厦门总商会这个圈子和陈爱钦见过几次,无论是企业座谈会还是政协会议上发言,陈爱钦就像她自己形容的“我喜欢讲真话,随时有可能炸个雷”。记者以为这个“魅力”说的是她一直以来优雅的着装以及娇小的身躯下,迸发出的竟然是一位雷厉风行的“铁娘子”。但是这次采访后,我明白了,这个魅力其实是她特有的感染力。

她工作时干脆利落,生活上精细入微,思维巧捷万端,以至于围绕在她身边的人看着她生出了“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心境。

陈爱钦“不好约”,不仅在于她“喜欢真诚”,还在于她对官方的“信仰”。不是“正统出身”的媒体或机构邀约的采访或评选她一律拒绝。所以我们可以看到陈爱钦的头上的光环各个来路不小。

创业30年来,陈爱钦既是中央统战部表彰的“中国优秀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同时也是全国工商联女企业家商会副会长、历任福建省政协委员、福建省海外妇女联谊会会长、福建省工商联总商会副主席、副会长、福建省女企业家商会会长、厦门市政协常委、厦门市工商联副主席、厦门总商会副会长、厦门市女企业家协会会长等。

今年是永同昌成立30周年,陈爱钦麾下跟随她20年以上的员工有几十位。陈爱钦夸赞自己的每一位员工“都是万金油”,而她的员工说她“是位奇女子”。

1988年,厦门永同昌有限公司成立,1993年永同昌集团成立,成为厦门第一家民企集团公司。1.6万多名“万金油”永同昌人组成了如今这个集房地产、建筑、酒店、汽车制造、矿业、经营性商业物业等多产业一体的跨行、跨业、跨区、跨国的特大型民营企业集团,这是一个真正多元化的企业,下属企业实体超过100多家。

奉行曹德旺的信条

走了和师父完全不同的路

位于厦门杏林的罗约酒店

位于厦门杏林的罗约酒店

陈爱钦现在大部分时间都在罗约酒店。记者和她交谈的6小时里,陈爱钦先后起身招待了5次熟人。“不好意思!让你们等我了。大家知道我在这里,一到酒店就会来打招呼。”陈爱钦每次稍稍离开后回来都会和我们表示歉意。和在企业座谈会、参政议政的场合上不同,陈爱钦在这次会面里和颜悦色,时而像多年闺蜜推心置腹,什么都说,甚至还教记者怎么“绑住老公的心”;时而像一个孩童,天大的事,她哈哈一笑,像说别人的故事一般。这就是陈爱钦,她身上有太多让人出乎意料的“意外”。

商场上的巾帼英雄,想必也是“酒国英雄”吧。但其实陈爱钦酒量并不好,“我不喜欢应酬,但我喜欢和老朋友聊聊天,说说话。”即使大家经常只是站着说几分钟,但对她来说,“大家百忙之中抽空说上两句,知道彼此安好,心就安了,有人挂怀是幸福的事。”陈爱钦说,这些来来往往的宾客不少是陪着永同昌一路走来的合作伙伴和几十年的老朋友。

这家永同昌投资建造的罗约酒店总投资6亿人民币,开业3年依然是厦门五星酒店榜单中的佼佼者。超5星豪华海滨温泉酒店,屹立在厦门环东海岸线,外观金碧辉煌,近看像极澳门的银河酒店,不用走到里头就猜想得到那是殿堂般的所在。置身于满目高档大理石的酒店大堂,谁都想不到,脚下的这块地皮曾经无人问津,当时政府拍地的时候还流拍了。而拍得这块地也是机缘巧合,原本是外商属意的一块地,但是对方后来爽约了。在一次偶然的场合里,一位朋友随口提起了这件事,“我就想那去看看吧。”陈爱钦说她也没想到最后是她拍得这块地。

罗约酒店全景

罗约酒店全景

就像拿下罗约酒店这块地一样,陈爱钦说自己创业至今一直是“顺其自然”。而当我们从中抽丝剥茧之后,就会发现,这个“顺其自然”其实是永同昌30年紧跟时代发展潮流,顺势而为乘势而上。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罗约酒店是永同昌自己盖自己经营,但嘉禾路上的永同昌大厦,这栋厦门为数不多的以企业命名的写字楼,则是市区内家户喻晓的地标性建筑。这家跨行、跨业、跨区、跨国的特大型民营企业集团在房地产上的建树,为特区改革开放40年留下了重重的一笔。

不过一开始永同昌并不做房地产,而是汽车玻璃。“我是曹德旺教出来的徒弟。”陈爱钦说起福耀玻璃的掌门人,充满敬重,“他对我的教诲影响至今,他当时要求我们对自己要‘狠’,时至今日我也是这样要求自己、要求员工工作时必须全力以赴。”陈爱钦认为,工作是为自己负责,不是为领导或为公司负责,“工作只是为了拿工资,人的发展很快就会有瓶颈。把工作当平台,充分发挥自己的潜能,平台就是你的舞台。”

这位从福耀玻璃出来的女子,奉行曹德旺的信条,却又走了一条和师父完全不一样的路。一位一辈子只做玻璃,一位“全面发展,重点培养”。

20岁小姑娘单枪匹马 赴刚设立的湖里区 在福耀玻璃工作时的陈爱钦(右一)

20岁小姑娘单枪匹马

赴刚设立的湖里区

在福耀玻璃工作时的陈爱钦(右一)

陈爱钦决定从福耀玻璃出来创业时,她更属意深圳。1987年6月,陈爱钦打先锋一个人来到厦门,“那时湖里刚建区,四处一片荒凉,一入夜到处黑漆漆”。此时陈爱钦才20岁出头,她和当时的未婚夫张宗真都觉得深圳的配套更成熟,但是最后团队商量后还是选择了“离家近一点”的厦门,永同昌创立之初的骨干都是福建人。“我也没想到我会一直待在厦门,在这里结婚婚生子,打拼事业到天命之年。”陈爱钦说,她把她的青春都给了厦门。

1988年,国务院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私营企业暂行条例》,同年,国务院批准厦门为计划单列市,赋予厦门相当于省一级的经济管理权限。这一年,厦门私营企业注册登记达到85家,陈爱钦和先生张宗真创立的厦门源发公司就是其中之一,这艘永同昌“小舢板”载着汽车玻璃出海了。

永同昌创立之初就有18名大学生,4名硕士一起冲锋陷阵,但是陈爱钦依然笑称永同昌一开始只是一艘小舢板,“公司创立之初没有明确的定位,觉得什么赚钱就做什么”。汽车玻璃贸易做一阵子,陈爱钦发现汽车配件利润不错,于是拿着前面积攒的钱又办了一家汽车配件厂。这两项业务涉及进出口,业务员们又在全国各中大城市跑,于是永同昌又衍生了罐头、海鲜、机械、仪器、建材等贸易及运输仓储等业务,并瞄准三大油田的生活后勤业务,倒是挣了许多钱。

90年代初,源发公司做贸易时,发现国外一款发动机质量非常好,但是价格昂贵,一台就得26000元,但是从广东湛江进来,一台仅12600元,价格整整差了1万元。于是陈爱钦就雇佣挑夫到海上去挑上岸,挑一台付20元,到了港口开一张500元的税单放行后,陈爱钦马上把货发到东北。“东北开发早,对这些机械需求量较大。”陈爱钦说当时这些发动机主要是供往东北,而维持这么一条长线贸易,靠的仅仅是一台传真机。

物品单价高,源发不囤货,客户需要多少,传真过来,直接从广东发货。听起来就像现在的奶粉代购。“我们的原始积累大多数是从广东进货卖给北方挣差价。”陈爱钦说。

这帮前途不可限量的天之骄子在当时东渡的太川家具厂边上租了个办公室,每天忙进忙出的他们成为不一样的风景。“每天精神抖擞,加班加点”成为那时片区内民警对他们的印象,“你们一定会有一番作为的。”

听到民警的这句“吉言”,陈爱钦夫妇笑了。 几乎是同一时间,他们听到边上的货车司机说:“我们这些拉货的,这个点还能喝喝酒,你们当老板的每天半夜三更都还在发货,比我们还苦啊。”

一桶过期涂料

把永同昌送到房地产风口

1993年,永同昌大厦开始动工

不过,当时陈爱钦并不觉得苦。真正让陈爱钦第一次觉得苦的是1989年“栽在一柜的进口涂料”上。做汽车配件贸易时,陈爱钦碰上了一个合作过的日本商人,对方承诺免货款,售出后利润五五分,但所有运费源发公司承担。简直是天上掉馅饼,陈爱钦马上支付了国际运费,进了一柜的汽车涂料进来,以为这批货是黄金,结果打开一看全是凝固成砖块的涂料。

“完全懵了,那批货的运费花了3万元,而那时候厦门一套房子大概4万。”陈爱钦创业以来第一次哭了,伤的不仅是钱,还有心。“难受的是被人欺骗了,后来打听后原来是日本环保严格要求过期化工废弃需交高额费用。这个日本鬼子是让我们花钱帮他清垃圾!”这个事件在陈爱钦的创业路上算是沉重的一击。但这一桶桶油漆给陈爱钦上了价值不菲的一课,她突然顿悟:第一商场如战场,前面的路可能荆棘丛生甚至布满陷阱;第二多思考,没有免费的午餐,天上不可能掉馅饼,失败都源于贪婪,做任何事都必须从风险考虑,务必谨小慎微;第三想出路,问题来了勇敢面对,办法一定比困难多,企业越来越大问题就越来越多,你就应该是解决问题的机器人。

“那时大家刚从计划经济走出来,人都非常本分,从来没想过骗别人,也就没想过有人会骗我们。”陈爱钦说,那时做生意只要有做一次生意,有过一份合同,后面基本都是口头约定,不用合同也从不设防。有一天济南空军汽修厂来的客人听陈爱钦说手上砸了一批汽车涂料时,主动提出帮忙把它运回济南厂里用冲压机粉碎后再进行加工搅拌。“这日本鬼子的东西质量真的就是很好,稀释后一桶变四桶,但不能做汽车油漆,可以用于建筑。”陈爱钦笑了起来。因祸得福,虽然被坑陈爱钦反而挣了不少钱,最后还跟日本客商五五分。

初涉房地产业,陈爱钦常常亲自监理

陈爱钦说永同昌进入房地产是偶然,但这个偶然其实是必然,正是因为永同昌一开始的“什么赚钱做什么”,才让他们刚好赶上房地产的风口。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厦门开始进行住房制度改革,商品房进入实质性的市场运作。1990年前后,美仁新村、凤凰山庄、西堤别墅、莲坂小区等商品房项目相继开发。

原本砸在手上的这批涂料就是在这个时期,粉刷出西堤别墅外墙上至今依然没有褪色的铁锈红。西堤别墅粉刷好后,开发商没钱结算,就用一套房子抵了工程款。当时那个房子市场售价4万元,结果没多久这套房子就涨到7万多。陈爱钦不平静了,他们做汽车玻璃和配件,全年无休每天发货发到大半夜,一年才赚9000元。

“我们去做房地产吧。”陈爱钦夫妇一拍即合,开始进军房地产。

住宅、商业双管齐下

新加坡招商大获成功

1993年,2005年,2018年三个时期的永同昌大厦

1991年,厦门市政府成立厦门市土地开发总公司,经总公司开发过的熟地按批准的项目要求转售给其他企业。政府与市场,相辅相成,此时,房地产业已成为厦门的重要产业之一。陈爱钦夫妇紧抓机遇,1991年成立厦门永同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1992年开发了永同昌集团第一个地产项目——永同昌仙岳山住宅花园,项目建筑面积1.5万平方米,创造销售率达100%售罄纪录。

这个时期厦门刚放开民企经营商品房,合作开发是这时房地产业的发展特色之一。包括一开始进入厦门的房地产业的港商都得和国企合作,此时的永同昌也找了几棵大树,先后和多家国企、央企合作,永同昌仙岳山住宅花园也是合作开发的项目。而在开发的物业形式上,写字楼成了这个时期开发商追逐的目标。当时厦门诞生了无数贸易、投资公司,作为经济特区的厦门,更是成为众多企业的衍生地。加之受香港公司的影响,此时的厦门企业普遍很注重公司的办公环境和形象,豪华的办公室成了这些新兴企业的标志,写字楼的需求因此骤然增大。而在这波房地产高潮之前,湖滨北路的振兴大厦、特贸大厦、鹭江道的海滨大厦等写字楼均获利颇丰,售价比住宅项目高出一倍以上。

“什么赚钱做什么”。陈爱钦夫妇再次找了一家国企合作,1993年动工,陈爱钦夫妇投资近2亿元人民币,建设高129米33层高的永同昌大厦,项目建筑面积近6万平方米。

“当年建永同昌大厦我们都不到30岁,真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傻傻的,都不知道盖个写字楼需要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要投这么多钱。”陈爱钦说起这个项目又说了一次:“有意思吧”。当她回忆起自己的创业史,全程云淡风轻。即便是让她非常震动的那次“人才地震”,她也是以这句“有意思吧”做结尾,“做企业其实真的很好玩,会有很多让你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诚然,做企业经常会发生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当永同昌大厦建到一半时,陈爱钦没钱了,“这回是真的没钱了。”陈爱钦还在笑。1995年金融危机,写字楼在国内卖不动,当然要想尽一切办法,但当时的厦门同行怎么也没想到,永同昌在销售这个写字楼时会“搞这么一出”。永同昌大厦建成后,陈爱钦夫妇仅留了4层自家使用,29层的招商是个大工程。就在大家等着看他如何消化的时候,陈爱钦夫妇跑到新加坡,到当地向侨商招商。

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后,国际上的一些著名跨国公司、大财团、大公司和高新技术企业相继到厦门投资落户。此时的侨商对厦门自然也是青眼有加,陈爱钦夫妇这番出海大获成功,不少侨商一出手就是两三层直接买下来。

永同昌的商业住宅顺风顺水,试水写字楼也旗开得胜。这段时期的永同昌基本奠定了在厦门的行业地位。而永同昌大厦的封顶可以说是这个企业跻身民企500强的门票。1995年全国私营企业500强评选中,厦门共有3家企业入选,永同昌就是其中之一。这家注册资本3800万的企业,1996年的销售额就达到1.2亿元,永同昌红了。

1997年,永同昌集团无偿投资数百万改造费用,在永同昌大厦成功举办了首届“中国投资贸易洽谈会商品展示会”,永同昌的社会知名度与公众美誉度由此得到了极大提高。

这个“中国投资贸易洽谈会”就是现在享誉全球的9.8投洽会。投洽会最早是由1987年9月8日厦漳泉龙四城联合主办的“闽南三角区外商投资贸易会”发展而来,这第一炮反响热烈,第二年贸易会就升级为福建投资贸易洽谈会,10年后再次升格为“中国投资贸易洽谈会”。这次的升级,永同昌参与了其中一个环节,可想而知,永同昌此时早已不是“小舢板”,而是能在海洋里乘风破浪的大轮船了。

在举办完那次盛会没多久,永同昌不仅又在福州开发了永同昌住宅花园、湖滨新城、象园公寓、泰馨公寓、永同昌文华小区、锦绣文华小区等项目,此时身后拥有多个“福州市优良工程”称号的永同昌迈向了北京。2000年,永同昌在北京开发了第一个项目——嘉莲苑,2002年,又在北京一口气拿下丽景国际公寓、良城美景、北方汽配城和维斯卡亚国际村四个项目,总建筑面积达100万平方米。

此后10年间,永同昌地产不再局限于厦门、福州、北京市场,而是把触角进一步延伸到哈尔滨、武汉、丹东、潍坊、伊春、临沂、抚州、商丘、漳州等二三线城市。2007年,永同昌更是把楼盘盖到了蒙古国,总建筑面积30万平方米的爱丁堡项目复制了国内的成功经验。

地产业务推动

永同昌人才管理制度

2006年永同昌集团员工合影

“做地产后,永同昌才真正开始做企业。”陈爱钦说。

一家综合性集团企业,如何建立一支十八罗汉般各有所长的骨干队伍,这是个谜。

进军房地产后,陈爱钦夫妇按照公司法和公司章程的要求,建立了股东会、董事会、监事会以及公司制管理制度体系,建立健全法人治理结构,不断完善现代企业制度,持续提升公司治理水平,规范运作。并参照华为的人才管理方法,设立人力资源部,在选才、育才、激才、留才这四个方面花了大量的精力。股权分配上,建立了高管跟投和免出资认股分红的机制。

进入房地产开发的同时,永同昌前面的业务一项也没落下。此时永同昌的汽车玻璃业务在国内各主要城市已设立办事处,早已站稳脚跟。1992年,当陈爱钦前往杭州一家做夹层玻璃的企业谈成费用为40%的代理费,在这当口,一个陈爱钦向来非常信任的员工找上这家企业,承诺只需费用为28%的代理费,拿下了这个项目,并带走公司的十几名销售骨干。

“完全没想到,又傻了。都是一起吃大锅饭的,没想到有一天会有人‘造反’。”陈爱钦第一反应是惊讶,而后这对夫妇开始反思,“那个年代的人基本都很单纯,连电视机都没有,哪里会想到外面的花花世界。”

虽然后来杭州这家厂商因为这个员工实力不足,又转回找陈爱钦并提出更低的代理费,但陈爱钦拒绝合作,“这种厂家毫无诚信,这个钱我宁可不赚。”陈爱钦说,这次“叛变”对永同昌的影响更多是为公司的人才系统化管理打了一剂催化剂。此后,永同昌在人才管理、国际化管理、员工考核上不断优化,同时完善了员工的绩效考核体系。

不过,这是企业管理的真实故事,不是写童话。永同昌做了努力,但不是每位员工都愿意“从此一起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2005年又一次“人才地震”让陈爱钦“很受伤”。因为厦门升汇工资比我们高三倍,包括2名副总、1位财务总监、1位办公室主任共7名高管同时“出走”到升汇(即丹东股份)。这家公司没风光两三年,就ST丹化了。

此时,永同昌创立之初的“什么项目都做”而导致的“员工什么都会”,反而成为这次事件的定海神针。永同昌的“万金油们”再次发挥了自己的十八般武艺,每个空缺都有人顶上。

从小受父亲影响,陈爱钦有洁癖,任何时候她都是一副拍写真的状态。“很难见到她衣服上有褶皱。”陈爱钦的秘书告诉《商汇》记者。而她的这个洁癖也延伸到人才的管理上。“没有忠诚度,再人才也不是人才。”陈爱钦说。在她看来,心性不定就是衣服上的窟窿,这样的人她不用。

现在的永同昌犹如一艘大邮轮,这艘船上的项目很丰富,以致陈爱钦说“子公司太多了想不起来”。但是对陈爱钦夫妇来说,永同昌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宗真、副主席陈爱钦这两位船长只要把控好方向,其它就是职业经理人各显神通。陈爱钦不怎么过问子公司的管理模式,“我们只制定经营目标,完成了就行,而超额完成相应的激励也随之变化。交不了差的,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换人。”

永同昌多个子公司的管理者是从秘书、助理、项目经理选拔上去任职。“几乎每个企业在人才管理上都踩过坑,2005年那次高管出走对我们来说是一次比较大的打击。此后我们选才第一要点就是忠诚度,公司多名高管都是在我们确认他能独当一面后,让他掌管一个公司或项目。”陈爱钦说,永同昌的人才具有较高的上升空间。

也正因为永同昌有明确的激励机制,这帮永同昌人兢兢业业,特别能拼。不仅仅是在太川家具厂创业时,大家卯足一股劲,就是说起现在罗约酒店里的员工们,陈爱钦都觉得非常欣慰。

2016年9月,莫兰蒂重创厦门。这颗强台风登陆的当晚,罗约酒店的大门在快顶不住狂风肆虐时,所有员工二话不说全部冲上去当人肉挡板,死死顶住大门。

“没有人要求他们那么做,但是在公司财产可能遭受损失时,大家毫不犹豫就冲上去了。我心里特别感动,那真的是一家人的感觉。”陈爱钦回忆起那一幕,眼眶泛红。

“我从未觉得自己优秀,而我做任何事都是脚踏实地,努力干好它。”陈爱钦说,她只是一直要求自己工作时要讲求效率,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生活上要整洁体面。而让她想不到的是,耳濡目染,她的员工也渐渐这么要求起自己。

“当时没想那么多,就觉得门被冲开了肯定不是好事,本能地就冲上去顶住了。其实你观察一下,我们这里的工作氛围就是这样。”莫兰蒂台风中冲上去挡门的其中一位员工说道。

借壳上市失败

用自己的钱做想做的事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一路走来,陈爱钦始终坚持着“办法比困难多”的心态 ,正因如此,永同昌发展30年来从未遇到什么大坎。就像9年前的那次“上市失败”,现在回想起来,陈爱钦反而觉得“是好事”。

“这些年因为上市后,公司不能科学地发展,而是拼命冲冲冲,导致控制人私下到处借高利贷的比比皆是,甚至面临倒闭的不在少数。”2009年12月永同昌集团通过公开拍卖,成为丹东股份第一大股东,永同昌上下都以为这一手笔为公司上市迈出了坚实的一步。但重组过程中,永同昌并购了一个公司,没想到这家企业千疮百孔。到了资产重组环节时,这家企业面临无数的诉讼……2012年7月,历经两年半的借壳上市准备,以“山东省国资委同意高速集团所属的山东高速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现金方式受让厦门永同昌集团持有的*ST丹化8652.99万股”的通知,宣告黄了。

“错失那个机会,后来我们也不再想上市的事了。”陈爱钦说,“用自己的钱,做自己想做的事,才能更随心。”

永同昌在壮大地产主业的同时,别的行业投资也风生水起。现在的永同昌集团不仅介入矿业领域,在国内多个地区拥有金、石墨及膨润土等稀缺矿产资源,而且还进入高科技领域,投资了新能源汽车、高速激光成像等项目。现在永同昌已形成地产、矿业、酒店、物业四驾马车并驾齐驱的综合性企业集团。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一家多元化的企业,我们的思维模式是鸡蛋不能放一个篮子里,万一砸了就全碎了。分散投资,东边不亮西边亮。但得有计划性地拿出总资本的20%去尝试新的行业。我们把正在进行的叫A线,当A线还在上扬时,就会思考尝试B线。当B线核心力很强时,就成了主业。一个团队走A线,另一个团队走B线,一直这样循环渐进。”

投入20%资本的

探路项目终成主业

永同昌经常把资本的20%拿去投资“B线”,其中有一个20%投向了矿业。

2007年,永同昌设立了永同昌矿业集团,公司有一个金矿位于赞比亚境内。“一开始大家想当然地以为那些欠发达国家就是几十年前的我们,民风淳朴,人人渴望发展。但是真到海外投资,才发现国际投资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陈爱钦说,投资了几个海外项目后,她深切地为祖国改革开放的伟大决策、中国人吃苦耐劳的品格骄傲。

日本不允许外商持有当地的物业,永同昌在北海道的酒店物业卡壳过;蒙古国的工程因为工人工作几个小时就要休息,导致原本在国内一个月能做完的事,在蒙古国用了近一年。

“我们去考察赞比亚那个金矿时,才知道那里一到晚上到处金灿灿,这些光不是金子发出来的,是枪火啊!”陈爱钦说,“笑死了。”

这么严肃的事情,陈爱钦却像讲一个笑话,笑哈哈地说了出来。但是很快她又露出她特有的“一码归一码”的神情,很慎重地说:“所以,企业走出去,第一要点就是要先了解当地的政治风险,第二认真考虑他国的法律风险,第三才是项目。”

目前,这个当初的20%已成为永同昌的四驾马车之一。现在,永同昌的海外业务发展,“没有太大的惊喜,也不会很差。”对待这些投入已上亿的项目,陈爱钦就像评价她衣柜里的一件衣服一样,三言两语就过了。

而有时候非常谨慎地投入10%,却回报了100%的惊喜,但也有的变成另一个警醒。

2018年,山东潍坊瑞驰汽车厂生产车间

2018年,山东潍坊瑞驰汽车厂生产车间

2010年,陈爱钦与10位企业家、6位上海同济大学汽车专业的博士,前往山东潍坊参加一个招商会。在当地一把手的鼓舞下,陈爱钦与这10位企业家共同投资了潍坊瑞驰汽车系统有限公司,其中当地政府持股50%,10位企业家共持股40%,陈爱钦投了10%。汽车制造业门槛较高,是个前期投资大、回报周期较长的行业,几位企业家之前并未接触过汽车制造领域,在接连碰上销路不畅、技术瓶颈之后,股东们先后把股份都卖给了陈爱钦,到后来政府持有的那一半股份也让陈爱钦接盘。

大约过了5年,瑞驰汽车才真正起色。现在,山东潍坊瑞驰汽车共有1200名员工,年产15万辆车,2017年年收入12亿元。北方平原地带,特别是三四线城市随处可见瑞驰旗下的“瑞易”汽车,可以说:有路就有“瑞易”汽车。

“我经常啃别人吃不下丢给我的硬馒头。瑞驰汽车是这样,厦门万鑫禾也是这样。”陈爱钦说起了永同昌2004年承接的湖里安置房三个项目。原本3个项目有27个股东。项目进行过程中,所有股东因为政府收购价太低,包括地价、建筑造价以及征地拆迁仅1950元至2350元……一系列关键“数字”和市场标准相去甚远,所有股东一致要求要嘛调价,要嘛直接停工。

此时,作为湖里房地产行业公会会长、法人代表,陈爱钦承受巨大的压力,一边是股东们的意见,一边是领导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永同昌一路走来得到很多人的帮助和支持,后面我的想法是这个项目就当公益项目做,赚不赚钱先不管,一定要按期交付。”陈爱钦说起这段往事,眼眶红了。协商之后,双方达成一致,先拆迁,项目完工后按利润10%结算。”

此时我又犯了一开始的错误。”陈爱钦苦笑道,“我把会议纪要当合同了,完全没想到政策延续性的问题,项目的负责人换了后很多事情就说不清了。后来所有股东闹着退股,为了能如期交付,最终又变成我独资了。”

夫妻分开经营

才是大发展

1993年,陈爱钦和先生张宗真在环岛路合影

“永同昌的每个产业都是顺其自然地走。”陈爱钦说他们夫妇一个坐镇厦门,一个坐镇北京。这些散布在全国各地,以及海外的子公司或项目好比一颗颗珍珠,而他们夫妇则是那条把他们串起来的主线。

当然,这个比喻是记者自己说的,陈爱钦不是这么说话的人。她说的是:“永同昌融合这么多板块,就像同时养了几十个电饭煲,只是型号不一样而已,但都能煮饭。”

国内外,商界中极少见到夫妻档,在这些为数不多的夫妻档里,更多的“女强人”选择在丈夫功成名就之后“做他背后的女人”。而,陈爱钦,不!

作为本次“40人·40人”采访名录中的唯一女企业家,陈爱钦的“夫妻档”经验值得探究。

“我们一起经营了10年,这10年里因为工作的事情吵个没完。”陈爱钦竟然又笑着说出这件看似悲伤的事情。

在陈爱钦看来,丈夫张宗真的身份更贴近“工学博士”。“学识渊博,智商很高,情商很低。他有十一项激光方面的发明专利,经商几十年来都不像个商人,一直保持着学者的清高。”虽然他的同学朋友许多在官场说得上话,但有时我遇上不公,让他找人说理,他都不会向人家开口寻求帮助,总说求人不如求己。”

有一个项目因为新官不认旧账,而一把手正是张宗真的同学。有一次他刚好去当地一高校讲课,碰上了这位“能帮忙说上话”的同学,陈爱钦得知后马上叫司机把报告送过去,“结果他和人家谈了一下午的中美贸易战。”陈爱钦说到这里又大笑起来。

“既然是朋友,就得避嫌不能找人家。”张宗真的这一哲学从年轻时坚持到现在,“你做得了就做,做不了我养你,但是让我求人帮忙,丢不丢脸!”

说到张宗真,陈爱钦的眼神不太一样,言语听似有埋怨,但是她重复多次“他是读过很多书的博士”。陈爱钦经常说不过张宗真,后来,她索性“不找他了,虽然是夫妻,但是我们没那么熟”。经营碰上问题,陈爱钦尽量自己解决,“靠山山倒,每个人都应该竭尽全力自己解决问题,而不是依赖他人,自己的丈夫也不行。”

“分开经营后,我们总结了一下。其实两个人在一起各有各的思路,或许都是正确的,但是为了迁就对方,一方就会妥协,这无形中就没有了自我,分开后才是各自发展,否则互相抵消了。”陈爱钦说。

对于女企业家这个身份,她非常自信,在她看来,女性创业有很多男性没有的优势。“女人的细腻、耐力和包容度优于男性。但同时女性有更多来自家庭的牵挂,承受力也差一点,方向感可能也没男性那么强。”这些年,陈爱钦带领着无数位女企业家在商界驰骋,与姐妹们结下了深厚情谊。

“政府的诚信是社会诚信的基石,企业的诚信是社会诚信的重要组成部分。”陈爱钦总结了自己30年的创业经验,她说:“诚信让人感觉靠谱,人的终极目标就是受人尊敬,有成就多做善事就会受人尊敬,勇于担当,不管是个人还是企业,一定不能作恶。”

人,

2009年11月,中共中央统战部、全国工商联等五部委在北京召开第三届全国非公有制经济人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表彰大会。这天,陈爱钦和师父曹德旺站在了一起,共同接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这份殊荣。

在“受人尊敬”的路上,陈爱钦不仅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员工,更是心怀社会公益事业。“闽商公益十大人物”  “光彩事业贡献奖”  “闽商建设海西突出贡献奖”  “福建省非公有制经济人士捐赠公益事业突出贡献奖”  “福建省妇女儿童慈善事业突出贡献奖”……30年来,陈爱钦夫妇在公益事业上获得的表彰足以看出永同昌扛起来的社会担当的分量。

2008年,永同昌集团正式设立“永同昌慈善基金会”首期资本金为1000万元,至今累计对教育、社会慈善事业、弱势群体救助的捐款超过1000万元人民币。集团计划用5年的时间将基金会资本扩大到1亿元资本金,今后还将持续扩大资本金。

自2006以来,永同昌已对外捐赠超过1亿元。2013年至2018年五年来,陈爱钦向福建省光彩事业促进会捐慈善款累计3750万。2006年,向福清高山镇陈厝美村委会捐款280万捐建福清高山陈厝美老年活动中心;2007年捐建福清高山大王孤老院178万;2008年向厦门市福利中心-金山疗养院捐款5790万;2008年5.12汶川地震捐款178万;2009年向厦门市民政局捐资5990万建设“温馨家园颐养院”;2011年丹东水灾捐款100万;2012年向厦门市福利院捐款300万;2012年向厦门金山养老院捐款270万;2013年向福建省光彩事业促进会捐款1000万成立永同昌光彩基金;2016年向福建光彩会、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捐款2090万资助云南省昆明市东川区人民政府医疗教育扶贫项目;2016年-2017年向福建光彩会分别捐款500万设立1亿元的扶贫基金承群慈善基金;2018年横琴新区指定帮扶扶贫项目捐款200万;2018年“广东扶贫济困日”慈善公益活动捐款200万……

公益活动上,常常见到永同昌的名字,政协会议上陈爱钦则一直是那位“敢直言、谏真言”的“人民代表”。记者参加过三次厦门“两会”中政协工商联界别的会议,陈爱钦的“铁娘子”风格从中可见一斑。说到激动处,她眉头紧锁,手指不时扣着桌子,嗓音瞬间就提高数倍……慷慨激昂后,她又回复到她温文尔雅的样子,这般收放自如倒像她自带一个情绪弹簧。

自2011年至2017年任历任福建省政协委员、厦门市政协常委以来,陈爱钦直言敢谏,“一坐到那个会议桌旁,我就是福建省工商联副主席、厦门市工商联副主席,我代表的是民营企业家,我就必须履行好政协委员的职责。”陈爱钦说。

“关于在湖里区东部开辟金融产业园区的建议”、“腾巢换凤”使湖里台湾工业园成为文化创意前沿、“精益求精,打造海峡经济核心区”(关于平潭综合实验区发展的几点建议)、“加大政策落实力度切实服务企业发展”、“众人拾柴火焰高,打造新福建经济体系”、“积聚力量,打造新福建经济体系”、“加大政策落实力度切实服务企业发展”、“简政放权,深化招标及建筑企业备案体制改进”……几十个提案无一不是为民营企业家鼓与呼。

“人,生下来本都是一尊佛,但随着环境变迁,贪婪越来越多,这尊佛的尘埃也就越来越多,就变成了俗人,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时时拂尘埃,不忘初心。记得苏东坡与佛印的对话,见心见性。”陈爱钦莞尔一笑。


厦门大学EMBA官网

厦门大学管理学院EMBA江浙沪教学中心官网    版权所有Copyright@2007-2018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浦北路7号中星城2002-2004    报名电话:400-000-2486